.身心靈

2017.高雄六龜內觀心得10天記錄

Last Updated on

去內觀中心我之前爬了很多文、看了很多大家的分享,但不論是誰的日記都有個共通點:好與壞、有沒有幫助,都是只屬於自己的經驗。

契機

當時剛辭職,離開了一間不論是想法和做法都跟我認知大相庭徑的公司,身體因為常常趕出貨的壓力而疲憊不堪,心靈也是覺得很空洞,突然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。

那時候我做了水晶諮詢,跟柚子提到了內觀這個想法,他建議我可以去去看,體驗一下,因為她覺得去的那10天根本是在度假;聽到度假這兩個字,我就真的覺得好像可行,便上網報名了。

說來也是奇妙(還是共時性?),在去之前我從來沒想到我也會有報名的一天。

我是在開課前幾天報候補的,一般人都是提前3個月就報名,原本想說候補沒上就算了,結果在開課前2天,我突然接到電話說我候補上了(他打給我2天我才接到,還簡訊我),剛好我那個也走了,該處理的事情也都在那時候處理完,我就想那就去吧~

到了當天早上看著窗外陰天下著雨又開始猶豫,覺得這樣待著在家休息好像也可以,突然就跟我媽用手機吵了一架,於是我行李拎著就一路南下了。

什麼是內觀?

現在全台有3個內觀中心:台中、嘉義、高雄。

內觀(Vipassana)是印度最古老的自我觀察技巧之一。在長久失傳之後,兩千五百多年前被釋迦牟尼佛重新發現。

「內觀」的意思是如實觀察如其本然的實相:透過觀察自身來淨化身心的一個過程。首先,藉由觀察自然的呼吸來使心專注;接著以敏銳的覺知,開始觀察身和心不斷在變化的特性,體驗無常、苦、以及無我的普遍性的實相。

交通-

我是搭高鐵到左營站,在7-11買點吃的帶上客運前往六龜,再換一台公車(等車的地方有廁所)在頂荖濃站下車(上車前可以跟司機說要去內觀中心),會在那等車的都是往中心的人,不用害怕。

下車後要走一段路,大約10分鐘,跟著人群走就對了!


男生女生行動的區域都是分開的喔,只有在禪堂才會一起。

食-

課程開始前會先讓我們吃晚餐。

要記得帶大鐵碗,雙層隔熱的那種,我就帶兩個碗去,一個沒有隔熱害我一早被燙到整個清醒,另一個碗可以湯跟飯或是水果,就不用走來走去。

人生第一次全吃素的狀態,下山後也覺得自己對肉的索求變少,現在只要吃到不新鮮的東西,嘴巴就會馬上長小水泡。

衣-

我是6月去的,剛好碰上梅雨季,10天有6天都在下雨,對我來說涼涼的很舒服沒什麼流汗,我只帶3件素短t、3件不貼身運動褲、2件薄外套;無聊時就在那邊手洗衣服,有脫水機,可以晾乾。

住-

住的地方是兩人一間的小房間,該有的都有,在那邊最重要的就是時鐘,遲到去禪堂的話會有人來敲門叫醒你。

我因為室友會“留紙條"給我的關係(裡面忠旨就是視他人為無物,你只需要觀察你自己的每個起心動念,所以嚴禁交談、看書、畫畫等行為…),我後來有換宿舍。

有集中吹頭髮的區域,可以不用帶吹風機,但我還是有帶,不然長頭髮小台的我不知道要吹多久…

行-

每天的行程就是4:30起床打坐 →休息 →打坐 →放飯(早餐) →洗衣服 →打坐 →休息 →放飯(午餐) →打坐 →休息 →吃水果/喝米漿(晚餐) →打坐 →9:30回寢室睡覺。

雖然感覺好像沒有在幹嘛,後來發現打坐也是蠻累的耶。

除了前3天室友打呼,我戴耳塞有點難睡外,空檔我幾乎都跑回房間睡覺,晚上也都還可以繼續睡~~

育-

專心地觀察自己就對了,如果覺得很痛苦的話千萬不要放棄,頭已經洗一半就繼續洗下去就對了,一切都是先苦後甘。

樂-

禪坐的休息10分鐘走出禪堂抬抬腿、散步、看星星、聽蟬叫、沒事做觀察蝸牛,這大概就是最無憂無慮的生活吧~~

擔心的事情:蜘蛛螞蟻會不會進來我的房間,我又不能殺生。

其他小建議-

一卡通:打折下來價錢差很多,可以辦一張($100)

室內拖

記得帶耳塞,你無法知道你隔壁室友會不會打呼

可以帶個保溫杯,清晨4:00起床的時候會很想喝熱水暖身體

手環飾品全部都要拿掉,可以到達時再拿掉,他會給你個小袋子把你的手機和東西都裝進去,鎖在保險箱裡。

衣服可以曬室內,也可以拿到晒衣場去曬

建議帶手提行李袋,內觀中心都是石頭路行李箱不好拉

── 每個人的心得都不一樣,如果看了我的心得會讓你有預設立場/期待/害怕的話,請跳過下面喔 ──

落落長心得:

之前聽過有人待到一半待不下去,就告訴自己一定要待完,結果我也真的待好待滿。

1-3天:前3天除了觀察自己以外,也在跟室友博心理戰,明明就是不能講話、不能看書、不能寫字、要把大家視為空氣只關注自己,他偏偏要管我(是來生活習慣教育的嗎),還留紙條給我,那時候真的覺得他很煩!然後他睡覺又打呼,我覺得更煩了!!

4-6天:換了宿舍之後,因為睡在變電箱旁邊,我開始耳鳴,去禪堂打坐因為很安靜,耳鳴聲瞬間放大了好幾倍…一天長達14小時的打坐時間,我開始坐不住,我開始擔心,我開始想放棄,想下山,想回家看醫生。

耳鳴的情況沒有好轉,無時無刻都有聲音在我耳邊,還不只一種音頻。

7-9天:我崩潰,在中午的時候去找老師,跟老師說我想回家,請讓我回家;老師告訴我,我心不純淨(哭),一直都習慣遇到問題就想擺脫,就像越想著不能上廁所就越想上,然後我就會停止打坐跑去上廁所。

就像耳鳴讓我很不舒服、很慌、很害怕,我就想下山去看醫生,我需要人告訴我我很健康、我很安全、我沒有事。

雖然腦子理解了這一點,但持續的耳鳴聲還是讓我在山上崩潰。

睡前大哭、午後大哭,覺得為什麼我變成這樣,那時候我才了解到原來我最大的點:是我的健康,我害怕我再也健康不了。

面對自己的心魔很不容易,跟它抵抗更是不容易,原來我最大的恐懼即是恐懼。

連續3天中午跑去找老師,老師都不同意讓我離開,真的是崩潰到極點;不過一切在第10天解禁的時候開始好轉,雖然還是要持續打坐,但開始可以講話這件事,確實分散了我對耳鳴的注意力。

拿回手機的瞬間沒有想像中開心, 人生第一次這麼不想回訊息、不想碰手機。

不能講話,只專注在自己身上的時候,只看到痛苦,只覺得自己在受苦,覺得只有自己在痛苦,但其實跟大家聊天後發現,原來每個人都是一樣的,大家也都覺得只有自己在受苦,原來大家也都在痛苦。

10天沒講話,一解禁還瞬間變得不會講話XD

最後一天打掃完禪堂下山,對要離開突然好捨不得,果然回到正常社會後超不習慣,但也真的很感謝老師沒有讓我下山,感謝自己撐完了。

你創造你的實相,在這個庸碌繁忙的社會裡,也許我們都沒有時間靜下來,去聽聽自己的內心,去看見自己的恐懼,到現在,我依然很感激那時候體驗到的一切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